古交市|煤業`山西太原古交玉峁煤業涉嫌瞞報一起井下死亡事故

近日,本報記者接到山西古交焦煤集團玉峁煤業礦工舉報,稱古交市玉峁煤業于2019年5月11日晚上9時許發生一起井下一死一傷的安全責任事故。死者李興賓,男,51歲,系湖北鄖西縣土門鎮上坪村一組人。

  經記者調查了解,事故發生之后,礦方全面封鎖消息并與死者哥哥李興福以180萬元的賠償款達成協議私下了結;另一重傷者在古交市中心醫院治療。

  山西古交煤焦集團玉峁煤業有限公司位于古交市馬蘭鎮康家梁村,主要從事煤炭開采,現為技改提升年產45萬噸工程施工中,目前尚未通過國家驗收。在山西屬于關閉礦井。

山西古交煤焦集團玉峁煤業有限公司

  山西古交煤焦集團玉峁煤業有限公司

  記者到了玉峁煤礦,看到挖機正在更換排污管道。煤礦應將其產生的污水經管道通過污水廠處理。

  根據國家相關規定,煤礦發生安全生產事故,應在一小時內向當地職能部門上報。玉峁煤業在發生礦難后不及時依法上報有關主管部門,而采取鋌而走險,重金封口死者家屬,私了瞞報,逃避責任追究,這種無視國家法律法規、無視礦工生命安全,性質惡劣、影響極壞的行為,古交市有關部門是否知情?為此,本報記者對此事展開調查。

  記者向古交市應急管理局了解此事,但連續多日都未能與應急管理局馮文生局長和分管煤礦安監工作的張姓副局長取得聯系。無奈之下,記者將整理好的關于玉峁煤業2019年5月11日發生的井下安全責任事故的文字材料交給應急管理局辦公室,希望通過辦公室能夠反映到該局領導,結果遞交上去的文字材料也猶如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6月份是全國的安全生產月,正是全國緊抓安全的時間點,該礦對已發生的安全事故選擇了瞞報,2019年6月21日下午,經過多方協調,記者在古交市應急管理局見到分管玉峁煤礦的安監一站景姓站長,記者在景站長辦公室看到了該起事故早些時候的舉報材料以及古交市應急管理局相關領導對此事的批示。可是景站長明確告訴記者:玉峁煤業未發生事故。

  據記者了解,在古交除了安監站外,還有一個市設“五人小組”對當地安監工作全方位監督檢查。之前,已有記者向該局主要領導反映過此次涉嫌瞞報的事故。2019年6月13日,五人小組的二組曾到玉峁煤礦進行過檢查。

  知情人說的有板有眼,管理部門矢口否認。

  2019年5月7日國家應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印發的《安全生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明確將不報、謊報安全事故案件定性為涉嫌安全生產犯罪案件。并在第七條規定應急管理部門在查處違法行為過程中發現涉嫌安全生產犯罪案件的,應當立即指定2名以上行政執法人員組成專案組專門負責。

  2018年8月20日網上一篇名為《山西太原古交市玉峁煤業涉嫌偷采盜挖被實名舉報煤炭工業局推諉敷衍不予查處》的文章,是玉峁煤業的礦工實名舉報關于玉峁煤業涉嫌偷采盜挖的違法行為。記者了解到,從2018年的礦工實名舉報到2019年5月11日晚上9時許井下一死一傷的事故發生將近一年的時間,對于玉峁煤業違法盜采的非法行為,當地監管部門并未查證制止或勒令其停產。

古交市應急局

  經記者實際走訪調查,該煤礦從出事到現在一直大肆生產,就像事故從來沒發生過似的,而玉峁煤業卻將通過溝渠私排污水。其實在礦方心里很清楚,大多事故都是人為引起的,但他們對此視而不見,他們最關心的是企業效益。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瞞報依然存在,生產依舊繼續。有關部門是否有失職之嫌?此礦難真相何時才能見天日?誰又該為此擔責?生命至上,以人為本,希望有關部門盡快介入查處還法律一份尊嚴,給人民一個交代。

  對于玉峁煤業發生的安全事故,本報記者將持續追蹤報道。

2019-08-06 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