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報|白水縣-白水縣發生安全生產死亡事故瞞報,給文明城市創建抹黑

  2019年6月3日晚上1點多,白水縣陜西蒲白南橋煤業井下掘進面塌方,出事地點為回風井,當班6人,掘進機司機跑出來了,其他5人全部遇難,事故發生后礦方沒有按相關規定向政府主管部門報告,涉嫌瞞報。

  

 

  事故發生后,企業不按照規定向當地主管部門報告,白水縣煤炭局也表示沒有接到蒲白南橋煤業事故發生報告,這就是確確實實的故意瞞報安全生產死亡事故,涉嫌違法犯罪。安全生產事故中導致五人死亡,按照《刑法》第134條規定: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據《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的規定,一次死亡3至9人的事故為較大事故。應由市級人民政府組織處理。

  《陜西省人民政府關于重大安全事故行政責任追究的規定》第十四條規定:重大安全事故發生后,事故發生地縣、市、區人民政府及政府有關部門應當按照國家和本省規定的程序和時限立即上報,對隱瞞不報、謊報或者拖延報告的,對設區市人民政府主管副職領導人、縣區人民政府主要領導人和有關部門主要負責人給予記過、記大過或者降級的行政處分。

  資料顯示: 陜西蒲白南橋煤業有限公司,坐落在白水縣城關鎮。經營范圍:煤炭開發和銷售。

  新聞顯示,在2012年4月5日,陜西蒲白南橋煤業井下就發生了一起安全生產事故,導致一死亡兩傷,當時也沒有進行上報,而是采用重金封口的方式進行了私下解決。這也足以說明,安全生產事故瞞報已經成為了該企業的一大特色,敢于這樣多次違法操作,欺上瞞下,說明其心中很有有底氣,貌視法律法規,敢于和法律叫板,這也的企業難道就不受法律管束?還有就是當地的安全生產主管部門為何不聞不問,一問三不知,接到了舉報也是漠不關心,想問一下,對自已本職工作的不作為難道就不是一種瀆職行為嗎?忘記了自已的本職職責,喪失了初心,丟掉了良心。

  企業不上報安全生產事故,存在瞞報,這是嚴重的違法行為,多次這種違法行為對企業來說是嘗到了甜頭,所以,瞞報成為了慣例,再有就是該煤企的故意瞞報行為應該是得到了當地安監等部門的默許,時間久了,也就成為了慣例,違法企業也就視法律為兒戲,成為一次民不舉官不究的游戲行為。

  我國法律規定,煤礦發生事故應在一小時內上報,瞞報謊報從重處罰;負有監督管理責任而監管失職的人員,追究其瀆職責任;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對生產安全事故隱瞞不報、瞞報、遲報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2018年,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地方黨政領導干部安全生產責任制規定》: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主要負責人是本地區安全生產第一責任人,班子其他成員對分管范圍內的安全生產工作負領導責任。這也就是說,白水縣委書記周慶文和縣長張全才及主管安全生產的副縣長馬建軍都應該為全縣的安全生產事故負有領導責任。

  但是,《細則》的出臺并沒能阻止白水縣煤企安全生產事故的發生和蓄意瞞報行為,說明《細則》對白水縣沒能得到有效的震懾作用,導致陜西蒲白南橋煤業發生礦難事故因涉嫌瞞報被曝光。這也足以說明,國家出臺的規定在一些地方領導干部眼里是一文不值的,當作廢紙一張,我的地盤我做主。

  規定第十八條:地方黨政領導干部在落實安全生產工作存在遲報、漏報、謊報或者瞞報生產安全事故的領導,根據情況采取通報、誡勉、停職檢查、調整職務、責令辭職、降職、免職或者處分等方式問責;涉嫌職務違法犯罪的,由監察機關依法調查處置。并用“一票否決”制度,對因發生生產安全事故被追究領導責任的地方黨政領導干部,在相關規定時限內,取消考核評優和評選各類先進資格,不得晉升職務、級別或者重用任職。

  國家制定的政策的英明的、偉大的,有高瞻遠矚的,但是到了下面怎么執行這才是最關鍵的,要是對違規違紀違法的干部進行庇護,就生陽奉陰違,抵制中央政策法規,與組織離心離德,跟組織唱對臺戲,藐視中央的權威,這樣的干部也就喪失了原則和黨性。

  時下,渭南市正處在如火如荼熱火朝天的創建全國文明城市的關鍵時刻,白水縣發生了5人死亡的安全繩事故,還肆意的進行瞞報,這還是一個文明城市的所為嗎?簡直就是用行動在給文明城市創建抹黑。

2019-08-06 2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