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龍泉企業家舉報路上被撞背后 多家民企身陷借貸聯保漩渦

  直到第三筆擔保無法按時償還,累計金額達800萬元,劉遠彬才意識到自己被“套路”了。

  劉遠彬是浙江龍泉的一位民營企業家,為第三人的借貸進行擔保,借款人沒有按期償還,他因此背負債務,巧合的是,當地多家企業主和他一樣因此負債。這些擔保約定多數共同指向借款人蔡道偉——龍泉本地企業家,總金額超過4000萬。

  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蔡道偉2017年被龍泉市法院一審判決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包括劉遠彬在內的數十位受害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們被“騙”走的錢,往往經過林建偉(蔡道偉的朋友)或者佳和公司總經理胡建敏介紹、“打招呼”,最終流入蔡道偉手中。

  因擔保而背上債務的企業家們,不斷實名舉報胡建敏、林建偉、蔡道偉合伙詐騙。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應新京報記者,胡建敏與林建偉分別以高利轉貸、騙取貸款罪被判刑,此案中如劉遠彬等企業家是受害者。蔡公司資金流向很難逐筆核實,無法審計。

  蔡道偉的錢追不回來,受害企業家依然要背負債務,多家企業因此破產。他們舉報蔡道偉等人在官場有“保護傘”。

  針對“保護傘”問題,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稱,2018年2月,麗水市一級相關單位人員曾組成核查組到龍泉調查此事,2019年1月,調查結論為“保護傘”問題查無實據。

  ▲圖為佳和集團,位于龍泉市區,佳和小額貸款公司即設在集團大樓內東側。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音符動態簡約分割線

  連鎖式擔保與破產

  2019年7月,《浙江一舉報高官者在被警方約談途中遭寶馬車撞飛》一文在網絡上發酵,文中被撞者為葉品良,他和浙江龍泉的一些民營企業家,一直在持續舉報當地官場存在“保護傘”問題。

  舉報由借貸擔保而起。浙江龍泉多位民營企業家,因為借貸擔保導致公司破產、自己成為“老賴”。他們懷疑借款人與出借方聯合詐騙,而自己作為擔保人要承擔清償債務責任。

  龍泉是浙江省麗水市的一個縣級市,位于浙閩贛三省交界,以青瓷、寶劍聞名于世,近年來,成為汽車空調零部件產業發展的重地。多位企業家告訴新京報記者,“貸款難”是當地民營企業面臨的普遍問題。

  銀行放貸會提出兩點控制金融風險的要求:一是“聯保”,企業主向銀行貸款,要找其他企業來擔保,某一企業還不上貸款,銀行可以向擔保企業追償;二是“轉貸”,定期轉貸,即貸款到期時如還需貸款,要先把之前貸款的錢還上,然后再貸出來,即“還舊借新”。

  對于把大部分資金投入生產經營的企業來說,往往缺乏流動資金,面臨轉貸難問題,短期周轉需求下,小額貸款及高利貸在龍泉扎下了根。

  聯保舉措,也讓民營企業家的“圈子”感更重,互相幫忙擔保中,人情一層層模糊了法律風險意識。當一家企業倒下,多米諾骨牌效應也很容易相應擴散開。葉品良與其他企業家便深受其害。

  葉品良2000年左右便在龍泉做汽車空調配件生意。2019年7月18日,葉品良告訴新京報記者,2014年7月,自己因銀行轉貸需求向商海會所借款30萬,準備借用10天左右。

  商海會所是一家開在龍泉市區的“地下錢莊”,從事放貸生意。多方獨立信源證實,蔡道偉是“商海會所”的股東之一。

  葉品良回憶,蔡道偉此時找上門來。蔡道偉以“股東不方便向會所借款”為由,借葉品良名義從商海會所再借出60萬,故最終變成葉品良向商海會所借款90萬,并追加蔡道偉為擔保。

  相關銀行轉賬憑證顯示,商海會所借款到賬后,葉品良將60萬轉給蔡道偉,后葉如期償還了自己的30萬本息。

  蔡道偉在當地經營一家運動器材公司。多方獨立信源向新京報記者證實,蔡道偉的公司是“空殼公司”,蔡經營該公司是為了向銀行抵押廠房土地換取貸款,之后向外放貸。

  天眼查顯示,蔡道偉名下只有一家公司:浙江華正運動器材有限公司,他是該公司的法人代表。該公司位于龍泉工業園區,2007年成立,注冊資本5000萬,實繳資本300萬。

  蔡道偉的60萬沒有還上,葉品良被商海會所的放貸經理起訴。葉品良深感被騙,一審沒有應訴,相關判決書顯示,法院判決葉品良負有還款責任。判決強制執行,葉品良及妻子的銀行賬號被凍結,公司的資金周轉隨之出現問題,企業最終在2017年11月破產。

  龍泉當地民營企業家柳杰、李火有、劉小寶等人陷入同樣的困境。因擔保而背上債務的企業家們懷疑,自己的錢被“套路”走了,一同陷入困境的還有蔡道偉的親人。

  ▲2019年7月16日,葉品良車禍后左側胳膊上仍留有大片傷痕。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音符動態簡約分割線

  既是受害者,又是失信人

  蔡道偉幼年父母離異,由奶奶撫養長大,相距幾十米,便是姑姑家。姑姑蔡仁英與姑父李成恩想不到,人到晚年還會被銀行找上門來,房產不保。

  2015年2月、7月,當地一家銀行分別向蔡仁英、李成恩放款40萬元、200萬元,前者用途為裝修,后者用途為購買青瓷,相關銀行貸款憑證印證這一點。彼時,蔡仁英58歲,從小學教師的職位上退休,李成恩70歲,就是本地農民。

  2019年7月18日,李成恩告訴新京報記者,這筆錢是蔡道偉找到他們,說幫忙周轉資金。老兩口沒有想太多,將自己唯一的房子抵押給銀行,配合蔡道偉與銀行,簽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也沒有細看”的文件,這座被抵押的房子,位于龍泉市劍池街道,也是他們唯一的房產。

  銀行的貸款相關文件中可以看到,夫婦二人注冊了“青木堂”工作室,所謂“裝修”與“購買青瓷”正是用于此處。但李成恩告訴新京報記者,這些都是蔡道偉弄的,后來他才知道,為騙取貸款,蔡道偉還弄了個假營業執照。

  這份假的營業執照來源于葉傳應。2019年7月17日,葉傳應告訴新京報記者,他曾經是蔡道偉的司機,后在蔡道偉的廠子空地開設“六木堂青瓷工作室”,營業執照就放在蔡道偉的下屬、也是當時廠長的辦公室,再后來自己搬離廠區,被告知營業執照丟失,“當時按照規定,我還專門登報發了聲明,后來去補辦的”。

  這份“丟失”的執照除了名稱發生變化,被蔡道偉原封不動搬到貸款審核文件中,搖身一變,成了其姑姑、姑父所有,并被銀行認定后發放貸款。

  為期一年的貸款無法償還,銀行把李成恩夫婦起訴到龍泉市法院。2016年3月,龍泉市法院判決李成恩、蔡仁英、譚小娟(蔡道偉妻子)償還貸款本息,銀行有權就抵押物(該房產)折價或拍賣、變賣所得價款優先受償。

  夫婦倆多次舉報、向公安機關反映,龍泉公安局2018年4月的一份《立案告知書》顯示該銀行“涉嫌違法發放貸款”一案“符合刑事立案標準”,已經立案偵查。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就此事回應新京報記者,在此案中,龍泉支行已經因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被立案,2018年相關人員已經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盡管如此,夫婦二人依然時常被銀行催債。“不知道什么時候房子就沒了,他們曾經帶人來估過價,后來因為和對方沒談攏,作罷。”2019年7月,李成恩回憶。

  李成恩表示,蔡道偉騙取貸款成功,銀行也有責任,“銀行根本沒有去核查,上百萬的貸款就發出去了”。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應新京報記者,蔡道偉曾參與多起賭博案,公安機關最近已查到有當地銀行高級管理人員參與,目前已經對其采取刑事措施,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中,李成恩、蔡仁英與上述企業家在此案中都是受害者。

  除受害者身份,他們的另一重身份也是“失信人”。這也是龍泉多位民營企業家的共同處境,從困境中僥幸逃離的劉遠彬,這位當地民營企業家,用替人償還數百萬的代價,勉強保住了公司。

  錯綜復雜的騙貸、擔保背后,資金去向追蹤尤為關鍵,順著這條脈絡,可以大致窺見蔡道偉與其“團伙”。

  ▲2019年7月17日,李成恩、蔡仁英在家中向新京報記者展示判決書,他們所在的房子已被抵押。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音符動態簡約分割線

  千萬借款去向成謎

  新京報記者梳理數十位受害企業家案件發現,他們被“騙”走的錢,往往經過林建偉或者佳和公司總經理胡建敏介紹、“打招呼”,最終流入蔡道偉手中。

  通過劉遠彬的一次借貸擔保,可以大致看到類似擔保案中資金流向脈絡。判決書顯示,這筆擔保發生在2014年初,蔡道偉向白曉華(胡建敏妻子)借款400萬,擔保人為林建偉與劉遠彬,這是一筆未能償還的借款。

  今年61歲的劉遠彬,在龍泉做汽車空調配件已經多年,曾擔任龍泉市五金汽配協會會長。在當地人眼中,他是龍泉汽車空調配件行業的“老大哥”。林建偉小劉遠彬5歲,當地企業主形容二人關系為“親如兄弟”。林建偉跟蔡道偉也是好朋友。

  2019年7月17日,劉遠彬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這張借條是林建偉以幫蔡道偉的名義讓自己簽的,“簽字的時候,金額、日期、借款人都沒有,林建偉就說‘有神秘領導資金支持’,借期半年,我堅持得寫上個金額,最后擔保書上借款金額‘400萬’是我寫的”。

  “神秘領導”就是胡建敏的妻子白曉華。針對這筆交易,2019年7月24日,胡建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不存在“空白借條”,這就是一個單純的借貸問題,不是所謂的“詐騙”。對于這400萬的來源,胡建敏稱是夫妻二人的“閑散資金”,他2007年從當地經貿局退休后便到了佳和公司工作,妻子白曉華已退休,此前在某國企工作。

  2019年7月24日,佳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葉建和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與胡建敏是高中同學,自己對于“佳和公司”具體操作不清楚。他承認后期佳和公司放款操作不如之前規范。

  關于蔡道偉借貸錢款去向,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經調查,蔡非法集資金額4480萬元。蔡公司與個人資金混同,很難逐筆核實資金流向,公安機關多次請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計,最后結論:蔡公司資金流向無法審計。

  值得一提的是,蔡道偉曾參與多起賭博。2017年10月,龍泉市法院以賭博罪,判處其有期徒刑7個月。新京報記者獲取到一段林建偉妻子吳美云、蔡道偉與受害企業家等人的交談視頻,吳美云稱蔡道偉借來的錢“賭輸了”。多個獨立信源證實,蔡道偉的錢很多輸給了胡建敏。2019年7月,新京報記者向胡建敏求證,胡否認此事。

  2016年華夏時報曾以《民企借貸擔保陷深淵 浙江龍泉病毒式聯保》報道系列擔保案,蔡道偉在接受采訪時,并不否認牽涉有關糾紛,但表示“現在我沒錢,有錢我是要還的。”林建偉則稱,有關企業都是自愿擔保,要按照法律規定承擔相應責任。

  2019年7月,龍泉市公安局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報道刊發后,龍泉市公安局高度重視并成立專案組調查此事。針對蔡道偉向白曉華借款400萬、劉遠彬擔保一事,在政府有關部門主持下,雙方簽訂了和解書。

  《和解協議書》顯示,白曉華放棄劉遠彬為蔡道偉擔保300萬(100萬元已還)及利息的權利主張,不追究劉的相關保證責任。劉遠彬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出有損于政府威信、有損于龍泉相關金融機構、企業的行為,包括但不限于利用媒體、投訴、上訪等方式,否則協議作廢,劉遠彬依然要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落款時間為2016年12月22日。

  判決書顯示,此前,在2016年6月,龍泉市法院以“民間借貸糾紛”定性此案,判決劉遠彬對白曉華所借出的300萬元及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但和解并不是龍泉數十例相似案件的終點。如柳杰、葉品良、劉小寶等企業家,因深陷擔保案件,最終企業破產,自己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成為當地人眼中的“老賴”。

  事業已無,曾經風生水起的企業家們,現在不能坐飛機、不能坐高鐵。柳杰廢棄廠區二層的小屋成了打發時間的好去處,喝喝茶水、打打麻將,他們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要么幫人還錢,要么做老賴”,劉遠彬感嘆。

  企業家們質疑蔡道偉等人“團伙”作案,在該案中,最終蔡道偉被判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胡建敏被判高利轉貸罪后被取保候審,林建偉被判騙取銀行貸款罪。

  “明明就是合伙詐騙,現在這么割裂看待每個人的案子,是不公正的。”企業家們不斷向龍泉市公安局反映,并實名舉報、質疑此案背后有保護傘。

  ▲圖為龍泉市區主街道龍翔路,原“商海會所”就開在這條路上的德光集團大樓四層。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音符動態簡約分割線

  “保護傘”問題查無實據

  2019年7月,《浙江一舉報高官者在被警方約談途中遭寶馬車撞飛》一文在網絡上發酵,文中被撞者即為葉品良,他騎電動車去公安局路上被撞,事后,龍泉市公安局公布了現場視頻監控,確認為交通意外事故。

  2019年7月17日,葉品良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并不清楚對方是不是故意,但很后怕。”因借貸擔保案件,葉品良一直實名舉報曾在龍泉工業園區管委會、松陽縣公安局任主要領導職務的一名官員充當了蔡道偉的“保護傘”。

  上述官員在任龍泉市工業園區管委會主要領導期間,2012年,蔡道偉當選龍泉市政協委員,成為“工業組”24名政協委員之一。按照規定,政協委員一屆5年,意味著蔡道偉應該是2017年屆滿,但他2016年8月被刑事拘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賭博)。

  接近管委會的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該政協委員的選舉實際上是上述官員“拍板”的,蔡道偉的企業只是“小小的一個公司,廠子利潤稅收都排不上號”。與蔡道偉同期當選的政協委員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了這一點。

  “政協委員”的身份,為蔡道偉無形中帶來很多便利。多位受害企業家稱,為蔡道偉借款做擔保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政協委員身份,感覺很有前途”。

  蔡道偉的一位親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在上述官員調任松陽縣公安局任主要領導后,蔡道偉也跟著過去,“蔡道偉說有人罩著,肯定能賺錢。”

  蔡道偉在松陽做的生意是“松陽縣臻品堂土特產商行”,工商資料顯示,注冊時間為2013年3月,法定代表人為譚小娟(蔡道偉妻子)。店面開在松陽縣主城區,如今已經關店。

  ▲2019年7月17日,圖中為蔡道偉之前經營“臻品堂”所在地,如今早已轉給其他店鋪。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一位接近上述官員的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上述官員曾邀約他一起合伙開上述同類店,他沒有答應,后來沒過多久,發現店已經開起來了,正是蔡道偉那家店,上述官員還曾送給他該店的代金券。

  針對上述官員被控“保護傘”問題,2019年7月26日,龍泉市公安局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目前查無實據。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編輯 曹林華

  值班編輯 王洪春 校對 付春愔

2019-08-18 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