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新榮區唐山溝煤礦涉嫌瞞報一人安全事故,涉事雙方私了礦方未上報

近日本刊接到知情人的舉報,山西大同市新榮區唐山溝煤業在2019年7月27日發生了一起安全生產事故,胡廣兵上班中牽引鋼絲繩斷了被黑牛車當場砸死,胡廣兵是大同市云州區徐瞳村人,死者今年59歲,小名,胡三,有一個91歲的老父親,兄弟6人和一個25歲的兒子,事故發生后煤礦和死者家屬經過多日的討價還價達成協議,達成協議后,煤礦不讓死者家屬向任何部門說起這起安全生產事故,死者家屬拿到錢悄悄的把死者埋在村子東邊的小樹林里,就這樣一起安全生產事故被瞞報。

圖片2.jpg

8月27日記者來到了新榮區應急管理局,辦公室武主任接待了記者,記者問?關于唐山溝煤礦發生了事故上報了應急管理局沒?武主任說我們應急管理局不知道這個事情,辦公室也沒有接待唐山溝煤礦的任何事故,記者把事故情況和武主任說了一下,武主任也做了登記,說這個事情我匯報我們局長,有什么情況給你打電話。

8月28日記者多次給武主任打電話問事故調查情況,武主任就是不接記者的電話,記者再一次來到了新榮區應急管理局,見到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記者問起唐山溝煤礦事故的事故時,辦公室工作人員說,我聽說過這個事故,我們局長也知道,記者問局長上報了市應急管理局沒?工作人員說,不清楚,就王局長一個人清楚,領導都不在,都下鄉了,局里也沒幾個人,要不你聯系我們武主任,記者給武主任打電話,根本就不接電話,記者只能到宣傳部了解情況,宣傳部田副部長接待了記者,田副部長復印了證件并做了登記。

作為應急管理部門知道事故發生了應該在第一時間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事故的原因,損失等等,而不是不調查,不立案,推卸責任,應急管理局這種做法分明就是煤礦的保護傘,不作為,我們不得而知煤礦和應急管理局有見不得人利益關系,

經過記者多日的調查采訪,深深地感到大同新榮區應急管理部門對安全生產的不重視。明明是一起安全死亡事故,為什么新榮區應急管理部門不在第一時間對事故調查?安全生產是關乎到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大事,有一套安全生產的機制。包括安全巡查和網格化管理制度,有領導責任制。轄區發生安全事故,主管領導要負領導責任。為什么在大同新榮區成為了一個空檔?既然成立這個職能單位。為什么對轄區安全事故不知情,不調查?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只有一次。誰來為安全事故負責?

根據我國《安全生產法》和巜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規定,生產安全事故發生后一小時內,生產單位應將事故上報到當地安監部門,安監部門接到報告后,應立刻展開初步調查,2小時內將初步調查情況上報給當地政府和上一級安監部門。

另據國家應急管理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聯合下發的《安全生產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辦法》規定,將不報、謊報安全事故列為涉嫌安全生產犯罪條件。

從國家相關法規看,生產安全事故瞞報、謊報、漏報,都會被行政處罰或刑事處罰,而大同新榮區急管理局主要領導、辦公室武主任等,接到唐山溝生產安全事故距今已經多日,仍未見上報,也未將調查處理結果向我刊反饋,如此拖延是否構成遲報和瞞報?是否要承擔相應的遲報或瞞報責任?!

針對此次事故處理情況,本刊繼續關注!

2019-10-05 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