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挑糞教育”還得合理設計

明明是四川廣安市鄰水縣的一名小學六年級學生,上周末被父親帶到鄉下老家進行了一次“苦難教育”——挑糞。據媒體報道,明明在連續兩天未完成作業的情況下,跟父親保證如果再犯就回鄉下挑糞,但第三天,他仍然沒有完成作業。父親“兌現承諾”,整個上午,明明挑著三四十斤重的糞桶向300米遠的玉米地里來回挑了七八趟。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孩子的父親首先向孩子講明了犯錯應該受罰的道理,孩子自己也表示認同。因此,這并不是一次簡單的體罰或者變相體罰,而是孩子對于自己承諾的兌現,體現了父親對于誠信和擔當精神的培養。體會勞作的不易,才能更踏實地學習,通過“挑糞教育”,孩子在身體的苦痛中受到了教訓,比如明明向父親保證以后會按時完成作業,并提高考試成績,而從老師的反饋來看,孩子的學習成績和態度也有所進步。應該說,此次“挑糞教育”是成功的。

但是,“挑糞教育”并不值得進行簡單地模仿,因為其行為本身存在明顯的限制。首先應該注意到,明明的父親曾經是一名農民,這種教育方式本身有明顯的環境特征,如果是來自城市的家庭,在教育孩子方面選擇同樣的方式,效果可能會大打折扣。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對于“挑糞教育”的關注點應該放在教育的過程,而非行為本身。讓孩子體驗“挑糞”的懲罰,并不應該是暗示其如果不好好學習以后就只能從事體力勞動,而是讓他在實踐的過程中,在身心雙重“煎熬”的情況下,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做出反省和保證,這樣才能在根源上消除問題。但是很可惜,在教育過程中,明明的父親通過在孩子面前比較“挑糞”和讀書的優劣性,從而傳達了“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觀念。希望孩子跳出農村,不再像自己一樣挑糞種田,是務農群體家長的普遍想法,體現了父輩的良苦用心,但通過貶低勞動的價值性來拔高讀書的意義,這本身并不可取,也不利于孩子正確價值觀的養成。

“挑糞教育”雖然是一種不錯的嘗試,但從其本身進行分析,應該了解到其中存在的客觀情況和深層次問題,用理性的眼光加以看待。(作者系重慶大學新聞學院教授 劉海明)

2019-08-18 07:51